郎咸平

郎咸平

世界级经济学家

中国台湾学者、经济学家,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郎咸平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最高学术级别的(首席)教授。
讲师简介

主讲课程:

《战略利润突破》

《中国企业战略突围》

《中国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卓越企业管控运营与执行突破》

国企业治理研讨会—中国企业的运作、重组和整合战略

《中国经济环境分析与企业战略升级》

《中国企业的运作、重组和整合战略》


讲师简介:

个人履历:

郎咸平,经济学家。1956年6月21日生于中国台湾桃园县,父亲是国民党空军少将,母亲是高中化学名师,其父母系东北大学同学。郎咸平目前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其父母回上海居住。1974-1978年就读于台湾东海大学经济系,之后就读号称“经济学家摇篮”的台湾大学经济学研究所。1980年获台大(国立台湾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服过两年义务兵役,当过记者。1983年(时年27岁)在母亲的信任和大力支持下赴美留学,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系。

1985年获金融学硕士学位,1986年获金融学博士学位(corporatefinance,即偏向公司金融)。

毕业后,郎教授被原校聘任为财务学讲师。1987年转任密歇根州立大学助理教授,1988年出任俄亥俄州立大学访问助理教授,1989年起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SchoolofBusiness,美国一流商学院,2009年英国金融时报将其排名于全球第10大。)助理教授,1993年晋升副教授并获终身教职(TenuredAssociateProfessor)。1994年,他同时受到香港多所大学的延揽,并最终由美国“跳槽”,出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时年38岁),1997年由校长任命为该校第一批首席讲座教授(时年41岁)至今。1998-1999年曾受美国学术界邀请,以访问教授的身份执教于当代世界经济学研究的“圣地”芝加哥大学。曾担任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亚洲开发银行的中国银行改革治理顾问。

(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最新全美大学排名出炉,其中金融学专业排名,宾夕法尼亚大学,芝加哥大学,纽约大学分别位居一、二、三名。)

郎咸平本能地站在中下层人民一边,为民代言,披露现实,大胆建言,在反腐败、中国经济、房地产、中国教育、大学生就业等社会热点问题上,都有全面深刻的解读和切合实际的建议。其网络文章和视频遍布互联网,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2010年被环球日报评选为最具有良心的“中国十大直言君子”之一。2010年12月,与时寒冰、于建嵘、戴旭、郭一平等人一起被30多万网民自发推举、票选为“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之一。


研究方向


1996年以前,他主要从事美国经济研究。在《美国经济评论》、《芝加哥大学政经期刊》、《金融经济学期刊》等国际最顶尖经济金融类杂志上发表其研究成果,至今仍被无数人引用。


1996年后转向亚洲问题,2000-2004年先后发表研究亚洲经济的权威论文5篇,建立了亚洲和欧洲金融数据库。如今已被研究界广泛采用,郎的另外贡献是对公司破产的研究,他的破产论文在1990年全世界发表的金融财务学论文中排名全世界第一。在全世界论文引用率最高的28篇公司财务论文中,两篇为他的论文。根据GoogleScholar学术搜索统计,迄今为止,郎咸平(LARRYHPLANG)论文被国际同行引用次数,堪称同时代的世界范围内任何华人经济专家学者教授当中的第一,而且遥遥领先。另据知名经济学文献数据库IDEAS-RePEC对香港地区所有经济学者进行的排名,数据截至2011年6月,郎咸平位居第一。


郎咸平作为金融学家在经济(管理)学界享有盛名。2003年,郎咸平教授被选编进由英国著名经济学术史专家马克·布劳格(MarkBlaug)所编写,最有权威性的"1776年以来经济学家名人录"(who'swhoinEconomicssince1776,4thEdition)。而且大多数世界通用的金融管理教科书均引用郎咸平的论文。


郎咸平是位观点鲜明而且具有世界级学术成就、在中国博得极高知名度的大师级学者,曾于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在东亚地区,此项研究尚属首次。其论文在美国金融学界最富盛名的《2000年金融经济学期刊》、《2002年美国金融学会期刊》发表,被专业学者、研究人员及《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等知名媒体广泛引用,并且被收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


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并且致力于中国本土商业案例的解剖。数据客观真实,思维切入点独特,成就斐然。


郎咸平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讲座教授,郎博士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畅销书《公司治理》的作者。1990年金融学论文引用率排名全世界第一,“金融经济学期刊”(JournalofFinancialEconomics)2002年将他的四篇学术论文评为必读的经典论文(ALLSTARPAPER)。在大众心目中,郎咸平是位观点鲜明而且具有世界级学术成就、在中国博得极高知名度的大师级学者。他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于1986年以创世界纪录的两年半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他的学术成果不仅被学术界和财务管理教科书广泛引用,还为众多的知名媒体所报道。


郎教授曾于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郎教授2001年下半年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以及“集体诉讼”措施以保护小股民的正当权益。


郎咸平是最早公开对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提出批评的人,并致力于对国企改革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进行深入研究,他主张停止产权改革,而是以职业经理人制度和建全信托责任来解决现在中国国有企业竞争力不足的问题。


早在2000年年底,郎咸平在北大教全中国第一届EMBA。指导门下学生深入研究当时的神秘公司德隆集团,投入精力非常巨大,研究非常仔细。当时去德隆属下的公司当地的工商局去找股东是谁,还需带着律师,调查公司的股权结构,发现德隆的股权结构复杂程度简直令人无法想象,资金流向非常不透明。而且低价收购而来的三家上市公司在几年间通过信息炒作,股价都上升1000%以上(后来郎咸平说,德隆的复杂程度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当时他就点出了德隆问题会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提醒投资者要警惕德隆可能出现的风险。


德隆研究成果公布之后确实引起了全国很大轰动,而很多人批评郎咸平怎么喜欢批评上市公司,郎咸平2004年在《财经郎闲评》说:“请各位公民必须清楚一点,上市公司接受批评是应该的!因为上市公司是大众持股公司,你并不是私人公司。那你是私人公司的话,我还懒得管你呢,你自己经营合法就行了,别人不会批评你,那是你自己的资产。但是上市公司是属于股民的,你就要接受专业人士、个人、媒体的批评,你要面对,同时你还要回答。可是我们的上市公司不是这样,所以我这个批评出来之后呢,发生什么情况呢。当时(指2001年)整个市场弥漫着这种很紧张的气氛,所以慢慢就有很大一堆学者、媒体记者写了一大堆文章来批驳我……”其实郎咸平早在很多年前就救过汇源果汁一命。当时德隆下属的汇源果汁的总裁朱新礼是郎咸平门下EMBA的学生,他听了郎咸平的警告之后很有感触,马上跟德隆的唐万新谈判,要么德隆全部收购汇源的剩下49%股份,要么全部卖回给朱新礼。在曲折的谈判之后,由于德隆实在资金链紧张还是同意原价出售汇源给朱新礼。自此,汇源逃过德隆的日后破产的魔爪。包括在新疆自治区政府也是通过曲折的办法保全了德隆收购的几个水泥厂、以及重庆政府在短期之内把德隆要收购的重庆重型汽车厂全部资产保存了下来,没有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他还先后对顾雏军并购案,海尔管理层收购,TCL集团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进行剖析,在中国中小股民中造成巨大影响。由于其一贯的为中小股民说话和致力于维护中小股东权益,而被中国中小股民称为“郎监管”。


由于郎咸平多次公开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提出置疑,对中国政府的一些政策提出批评。他本身也招来很多批评,曾一度被人告上法庭,中国大陆的经济学界也有人对郎咸平将研究报告直接公开表示不满,并认为郎咸平并不了解中国的国情,称他是“媒体经济学家”、“外星人”。郎咸平回应称只要是上市公司就应该受公众监督,这些结论都是通过对国内数据的研究后作出的,并不存在所谓脱离国情的问题,他还以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为例,说明经济学家在媒体上积极发表言论的意义。


郎咸平教授2001年下半年,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以及“集体诉讼”措施以保护小股民的正当权益。他的观点受到媒体,学术界以及政府的高度重视,因此被媒体尊称为“郎监管”。众多的知名媒体报道了郎咸平对各项法律、政治和经济的观点。根据《深圳特区报》的统计,郎咸平的观点以网页数而言列全国财经人物之前矛。


2003年6月提出制度化解决民企原罪的问题,并被远在海外的仰融委托,出任“独立第三方”,为制度化解决日益突出的民营企业与主管部门矛盾的问题进行积极探索。


2003年9月,当关于人民币汇率的问题讨论进入白热化的阶段,郎咸平在广州某论坛一语“人民币应该再贬值2%以打击进入中国市场的游资”,再次惊动天下人。同时写文点名批评某些人鼓励人民币汇率浮动汇率是误导国家。


2003年以来,他把主要精力转向企业战略研究,为企业高管人士进行“公司治理与企业战略”剖析,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教父”。


2004年郎教授提出“中国企业如要做大做强,只会造成悲剧。”的论点,又在中国企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2004年八、九月间郎咸平教授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有人认为,郎咸平反对“国退民进”,就等于支持“国进民退”,这是没有全面了解郎咸平的学术研究。郎咸平认为,在同样的国民经济环境之下,同样的法制、文化、市场条件下,根本不存在必然的民营企业的效率一定高于国营,反之也是。为此,郎咸平提出,中国国有企业缺乏的是信托责任、市场经济的立足根本是信托责任制这样的论调,而不是盲目一拥而上仅仅改变企业的国有或民有的身份。


2006年,郎咸平提出用“工序流程”解决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困境。他提出,中国的高科技思维是中餐馆似的思维,也就是不讲工序、不讲纪律的思维;一个没有纪律的团队是根本无法成长为微软,苹果电脑,IBM的。


培训客户:

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


客服
微信